吴贵青

吴贵青

国学应用,佛学应用

培训课程

《学心经找贵青(第3版)科学说心经》

1.1.1. 研究

研究一词来源于英文research,意思是反复搜索。本文也将反复对心经继续解说介绍。


1.1.2. 观自在菩萨

【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】

分析:

【观自在菩萨】应该为【观世在菩萨】,因为在玄奘之前的鸠摩罗什版的《心经》,即《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》对应的是“观世音菩萨”, 玄奘版为了避忌唐太宗李世民的名字而改动。

1.1.3. 舍利子第一

【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】

分析:

从亦复如是,可以推断出,上段的五蕴就是【色,受想行识】这五个东西,因为它们都是空的。

吴贵清

其中,“受想行识”和与数学家Polya提出的“解题四步骤”高度相似,和管理学的戴明循环PDCA也是很接近。

吴贵清

通过与“解题四步骤”、戴明循环PDCA的对比,可以猜测“受想行识”也是循环的。

吴贵清

图-PDCA戴明循环

吴贵清

句中的【舍利子】和【观自在菩萨】都是人名,从【舍利子】这三个字开始,就是观世音菩萨对舍利子说的话,【舍利子】就是鸠摩罗什版《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》的【舍利弗】。


【受想行识】与【苦集灭道】使用了系统循环论

就如电的循环状态,发电,输电,配电,用电,从电的产生到消亡,循环不断


受想行识 应为 受→想→行→识

苦集灭道 应为 苦→集→灭→道

电的状态循环 发→输→配→用

生命的状态循环 生→老→病→死

季节的循环 春→夏→秋→冬

周易四仪的循环 泰→乾→否→坤

戴明循环 P计划→D执行→C检查→A修正


系统循环,从诞生到消亡的过程


从【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】推断,句中的【空】是名词,因为【空不异色】的空是主语。

吴贵清


1.1.4. 舍利子第二


【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静,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;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;无苦集灭道,无智亦无得。】


分析:

首先,使用KJ法将【是故空中无色】到【无智亦无得】进行聚合分析,如下


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

【受】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,

【想】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,

【行】无苦集灭道,

【识】无智亦无得。

可以得知,这段句子主要是论述【无受想行识】


这段中,【空中无色】一句,进行了逻辑上的互斥,与上一句的【色不异空】那四句是矛盾的,所以,它们必定不是同一个“空”。

吴贵清

当你明白,【空中无色】,是指,(诸法界内的)空相中无(五蕴界内的)色,第二个【舍利子】一段,你就基本明白了


苦集灭道

吴贵清

1.1.5. 以无所得故


【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三世诸佛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】

依行文来看,【菩提萨埵】,和【三世诸佛】,这两段是对仗,菩提萨埵和三世诸佛都是名词,

而【以无所得故】总起了该段

2018-02-11_165003.png

推测出,【颠倒】是【梦想】的形容词,【阿耨多罗三貌三】是【菩提】的形容词

而【涅槃】,【菩提】是名词

吴贵清

【究竟】是最终进入的意思,与【远离】是反义词

猜测【究竟涅槃】和前文的【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】的意思很可以相近,因为它们都描述的是【菩提萨埵】的状态。


1.1.6.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

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,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。】

突破句是【真实不虚】

又进行了逻辑上的否定的重复论述

将上述所有被肯定的名词标记为蓝色,从【空相】开始,将上述被作者加以否定的名词标记为红色,从【五蕴】始

可以推测(代替字眼),【是诸法空相】,系【是诸法真相(或实相)】;而【色不异空】是【色不异虚】

如下,作者的否定与肯定的:

吴贵清


【五蕴皆空】是五蕴皆虚的意思,【诸法空相】就是诸法实相的意思

【行深】就像小鸟飞上了高空的状态,【照见】就像飞在高空的小鸟俯视着大地,可以看到五蕴都是虚的

吴贵清

而【度一切苦厄】的“度”就是【能除一切苦】的“除”

吴贵清

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】

推测改为

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咒,是大神,是大明,是无上,是无等等】

文句有些耨和,但可知【般若波罗蜜多】是个名语,很可能是【大神明】的意思,而【无上,无等等】是形容词,与【阿耨多罗三藐三】的意思可能接近

吴贵清

1.1.7.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

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】

我觉得这只是半句话,没有说完,可参【故说般若波罗蜜多】一段,

1.1.8. 即说咒曰

【即说咒曰:揭谛揭谛,波罗揭谛,波罗僧揭谛,菩提萨婆诃。】

根据上文的分析,【菩提】是名词,最后一句【菩提萨婆诃】可参【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】,因为它们都出现了【菩提】。【萨婆诃】必定是动词,与【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】的【得】肯定接近。

也得知密语的语法与英语语法接近,与现在汉语语法不同,它们的名词在前,动词在后

同样的,【波罗】与【涅槃】,【诸法(空相)】是接近的名词

【揭谛】与【行深般若波罗蜜多】的【行】字接近,与【远离颠倒梦想】的【远离】是反义。

【僧揭谛】大概是【行深般若波罗蜜多】的【行深】意思

吴贵清

般若 波罗 蜜多,按现代汉语,就是,蜜多 波罗 般若,到达 空相 之道(智慧)

同样,上文的【菩提 萨埵】汉语形式上是【萨埵 菩提】,即有情的觉悟者


1.1.9. 最后的确认

吴贵清

图-心经与佛教三法印

从心经全文的形式来看,它完整流畅,反复使用因果论,范畴(眼界,意识界),集合论,系统论(循环,维度指标)等概念,行文严谨细密,因此本人推测它是真经,

吴贵清

图-心经与逻辑学

【色不异空】的色,其实是指凡人说的物质世界,与【色香味触法】的色(视觉内容),是不同意义的,注意了

因为【无色声香味触法】的色是与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是并列关系,

而【色即是空】的色与该句的空是等同关系,

所以研判:这两个“色”不是同一个意思,不是同一个概念。

【空相】就是【实相】不生不灭,和【波罗】,【涅槃】等基本上都是同一范围(或方向),那里才是真实的世界。

【受想行识】其实是说人在“物质世界”的循环,更大的循环就是生死病死,但这些都是虚的。因为,我们的真身在这个宇宙之外,即【空相中无色】,真身不生不灭,我们在这个宇宙下,物质世界下的努力只是徒劳,因为物质世界是虚的,不真实的,

吴贵清

【以无所得故】,所以从今天起,你就可以放下了尘世的一切。


1.1.10. 心经与玩手机游戏模型

吴贵清

图-手机用户模型

打个比喻,玩一款角色扮演的手机游戏,

【色(空)】就是手机中的游戏场景,有各种星星,有重力,有大地,有海洋,有山川。但从原子到星云,都是模拟出来的;

【受想行识】就是游戏中所扮演的角色 “我”,会衰老,会死亡,能做各种事,有视觉味觉等,会感受到痛苦,还能结婚生子(诞生新的游戏角色);但“我”这个角色也是模拟出来的;

【诸法空相】就是我们的真身(自性),在手机之外。

其中,游戏环境和游戏角色都是虚拟的,而手机用户才是真实的。

也就是说,心经认为,我们所处的世界——这个四维空间——和我们的肉身都是虚的,而我们的自性是在四维空间之外的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的。


1.1.11. 粗略的翻译

粗略的翻译:

观音菩萨(也就是观世音菩萨),

修行至般若波罗蜜多(般若波罗蜜多,即是达到彼岸的智慧)时,

照见五蕴(即色,受想行识这五个集合)都是虚空的,

消除了一切苦厄。


舍利子(也就是佛弟子舍利弗)啊,

世界的物质是虚空的,

受想行识这四个循环的集合(即人的能动性,我的生命体验)也是虚空的。


舍利子啊,所有这些集合都是实相的,它们不生不灭的,没有污垢也不是干净的,不增不减的。

所以,在空相的范畴内没有物质,也没有我的生命体验(受想行识),没有眼耳鼻舌身意这些感受器官,没有色声香味触法这些感觉,没有眼界,乃至没有意识界。

没有愚昧(无无明)。

也没有愚昧的尽头(亦无无明尽)。

乃至没有衰老和死亡。

也没有衰老和死亡的尽头。

没有苦集灭道这四个状态的循环(苦为生老病死,集为召集苦的原因,灭为灭惑业而离生死之苦,道为完全解脱实现涅盘境界的正道。)。

(人的一生最后,)没有智慧也得不到任何东西。


因为没有得到(任何东西),菩萨们依靠到达彼岸的智慧,心无挂碍,无挂碍,也就没有恐怖,远离一切颠倒妄想,最后进入涅槃。

所有过去,现在,未来的佛陀,依靠到达彼岸的智慧,得到无上的觉悟。

所以般若波罗蜜多是神奇的咒语,是光明的咒语,是无上的咒语。能消除一切苦厄,真实不虚。

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,这个咒语如下:

揭谛揭谛,(去吧去吧)

波罗揭谛,(去彼岸吧)

波罗僧揭谛,(都去彼岸吧)

菩提萨婆诃,(一定能成就无上的觉悟)


暂无授课见证
预约授课
网站介绍| 联系方式| 汇款方式
Copyright From 2012©中国讲师网
欢迎访问中国讲师网移动版V2.0